百事2注册,因为从来没有忘记你

  你是地地道道的农妇,大字不识几筐;性格也不开朗,除了干活,一天说不出几句话;你没有什么爱好,活着就是为了这个家和家里的几个人。等我上了初中,我就不希望你出现在同学们面前,因为你的穿戴以及形象总会刺痛那时我可怜而又虚荣的自尊。

  可我一直没有忘记你,没有忘记你对我说过的话。

  20世纪90年代初,我师范院校毕业,竟被分配到离你很远的一个村小学教书。我走时,你一本正经地告诫我:“千万不要和主动找你的女人来往,尤其是当地的女人。”村小学是一个破大的院落,紧靠着村子,每到放学,民师们都回去了,只剩下我一个人形影相吊。有一个年轻而漂亮的代课老师,当地人,对我很好。她时常喊我到她家里吃饭,夜晚也经常到我的宿舍玩。同事们都撺掇我和她好,说即使在城市里也难以遇到如此漂亮的姑娘。说实话,我心动了。

  但我突然想起你的话,我立即清醒了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渐渐知道了她的一切。因为美丽,她的身边自然是狂蜂浪蝶,十多岁就失身辍学,早已坏了名声。

  几年后,我被调到镇上教书。很快,一个做生意的女子进入了我的生活。她漂亮、开朗、大胆、时尚、利落,如势不可挡的激流,生活变得有声有色。我对她着迷了,决心和她结婚。你知道后坚决否定。你对我说:“找媳妇,一定要门当户对。至于好看不好看,有钱没有钱,都不是主要的。”

  爱情是可以冲昏头脑的,按说我应该听不进你的话,可我还是听从了。

  我对照你给我制定的标准,开始重新认识她——虽然美丽,但不太自然;没有文化,从不看书,说话俗气而直接;注重物质,金钱至上,时常轻视弱势群体。明白过来的我开始疏远她,提出分手时,她露出市侩的本质,对我破口大骂。

  后来,我和同事结婚生子,日子平淡而安稳。渐渐地,我开始和几个同事迷上了打牌。起初是娱乐,输赢也就是几十块钱,慢慢地发展到几百,再后来就是上千。你知道后,风尘仆仆地赶来,掏出两千元钱摔在我面前,让我把欠人家的钱还清。你数落我:“不管哪朝哪代,凡是赌博的入,都不会发财,都不会有什么出息。”这时候的你,已是满头白发。你的两千元钱,要卖一年的粮食吧。

  我听了你的话,狠下心来,再不去赌了,日子回到了正常的轨道。

  后来,我通过考试进入行政机关工作。初入官场,我很迷惘。很多说不清楚的规则,让我很是焦虑和沮丧。有一次回家,我向你诉苦:一无背景二无金钱,永远混不到一官半职,还不如在学校教书。并说自己想借钱去送礼,也许可以进步一下。你说:“我知道你在外面不容易。人活着,哪有容易的?不过你要弄清楚,不管什么时候,搞歪门邪道的,都不长久。一老一实,才是正道。”

  你一个农民,一辈子窝在土地上,哪里知道外面的事情?但是,你说的话,何尝不是最朴实的道理、最稳妥的思想?你坚守着土地的性格——种下什么就会得到什么,流多少汗水就会收获多少果实,其中绝对没有什么技巧和花样。

  在我眼里,你永远是对的,我不得不听从你的话。我坚持读书写作,渐渐地,我的文章陆续在全国知名报刊上发表了。

  你老了,老得明显,可我发现你的话却多了起来,你的精神竟然好了起来。你经常望着我笑,那笑里充满了慈祥、欣慰和幸福。

  我之所以没有被诱惑步入危险,一直平平安安,是因为,在我的内心里,我一直没有忘记你,没有忘记你做的事情,没有忘记你对我说过的话……